搜尋
  • MMUNPA

📍難民危機現況研究


國際難民類型眾多,不同的稱呼代表其不同的狀態與法律地位:難民指的是因迫害、戰爭、環境或暴力而被迫逃離自己國家的人,並受到難民相關的國際法律保護;境內流民指的是因內亂和自然災害等因素被迫流離失所,但仍然在其國家境內移動的人群。他們受到自己國家政府的保護;移民則是指因尋找工作,或因教育、家庭重聚等因素而遷移,非受直接迫害或人身安全威脅。有別於難民無法安全回到家鄉,移民可選擇返回家鄉並繼續受到其政府保護。本貼文聚焦於跨國移動者。


就恐怖主義和反恐怖主義措施而言,國際難民法具普遍性的文書——1951年《難民地位公約》及1967年《關於難民地位的議定書》清晰說明了難民身分定義、難民在締約國期間應獲得何等形式的法律保障、援助及權利,也定義了難民對收容國的責任,並列明特定群體的成員(例如:戰犯)不符合成為難民的資格。

另外,安全理事會第1373(2001)號決議也涉及到有關移徙和難民地位的問題。比如,要求各國通過實施有效的邊境控制和確保身份檔和旅行文件的完整性,防止恐怖主義分子的流動。決議還要求各國確保不要授予曾經策劃、推動或參與恐怖主義活動的尋求避難者以難民地位,並且確保難民地位不要被恐怖主義行為實施者、組織者或促動者所濫用。


🔖針對難民問題實際社會行動

🇮🇷伊朗

伊朗作為恐怖主義的國家——阿富汗的鄰近國家,自七十年代起便開始接收因恐怖主義擴散而被逼離境的阿富汗難民,至今已是全球接收最多阿富汗難民的國家之一,而這些長期接收難民的經驗也推動伊朗政府制定一系列難民政策以保障新遷入境的難民的利益。在前蘇聯入侵阿富汗時期,阿富汗曾有大量難民湧入,據美國移民署發佈的《世界難民調查 1989 年》數據顯示,到 1989 年在伊朗境內生活的阿富汗難民增加 到大約 235 萬人。而伊朗政府隨後也開放全面接收難民政策,不僅擁有合法就業的權利,擁有居留權,可被稱作「遷士」而非「難民」,而且與伊朗居民同等的福利和補貼。


在1992年至2001年,即阿富汗內戰及塔利班執政時期,由於難民數量日益漸增,社會負荷越來越大,伊朗政府也收回部分本賦予難民的權利,此時期的難民不再被稱為「遷士」,而是被直呼作「避難者」。不僅增加了阿富汗難民在當地就業的限制,而且還大幅削減難民們的社會福利及津貼如教育及交通補貼。


而在美國阿富汗反恐戰爭時期,伊朗更下道頒佈強制譴返難民回國的法令,而留下的難民也只可繼續用難民的身份生活,無法得到與伊朗居民同等的待遇,但隨後也再次勒令放緩。時至今日,敍利亞危機爆發、阿富汗塔利班恐怖主義再次發酵,阿富汗難民問題依然存在,但根據伊朗塔斯尼姆通訊社消息,伊朗的精神領䄂哈梅內伊(Ali Khamenei)表示,不管是阿富汗孩子,甚至是非法進入伊朗的移民,必須保證孩子接受教育,而且還可以加入到伊朗社會的醫療計劃,與居民受到同等待遇。雖阿富汗仍然戰火不斷,但來自阿富汗的伊朗難民生活質責已得到基本保障。


🇹🇷土耳其

敍利亞難民危機爆發多年,而土耳其作為與敍利亞接壤的國家,它是全球接收難民最多的國家,直至2020年底共接納約370萬難民。自敍利亞危機開始,土耳其已接收約360萬難民。為了應付數量如此龐大的難民,當地政府也制定了一系列有關難民的管制、庇護等規例,建立難民營,並對難民提供教育、醫療等服務。除此之外,土耳其政府也成立了移民管制局(移民管理總局,DGMM)以管理一眾難民。但隨著難民人數不斷上升,土耳其掀起「遣返風波」。2018年,土耳其境內經濟衰退,當局政府開始部署起鼓勵難民回鄉的決定。斯坦堡政府辦公室在當時發表了一份聲明,指未登記身份的難民需要盡快登記以獲得在土耳其當地有效的身份證明文件「暫時庇護證」。但登記過後出現的卻是非法遣返。國際法的不推回原則(non-refoulement)規定,各國不能將人送往有可能受到嚴重人權侵害的地區。但以敘利亞目前的情況而言,強制遣返任何人回到敘利亞,都會違反了這項原則。儘管土耳其政府否認有強制遣難民回敍利亞。但斯坦堡政府辦公室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指出,在2019年幾個月期間,很可能有數百名來到土耳其的敘利亞人被趕走、遭拘留,甚至違反意願被遣返回世界上最危險的國家之一。


🔖聯合國對於恐怖主義及難民問題領域上所施行動探討

聯合國由世界各國恐怖主義掘起及難民危機出現時便已經開始著手進行難民人道支援及救助工作。據聯合國難民署2020年度全球趨勢報告指出,由於迫害、衝突、暴力、侵犯人權和嚴重擾亂公共秩序的事件的發生,直至2020年底全球約有8,240萬人被逼流離失所。聯合國近年也為阿富汗危機及敍利亞危機提供援助。因應疫情防控需求,部隊也成功採購到價值2000萬美元的基本醫療用品和設備,並在幾個月內建立了12個Covid-19檢測點,為當地市民進行基本的醫療服務。除此之外,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在2021年12月也通過2615號決議,明確對應阿富汗開展人道援助的提議。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表示,阿富汗局勢「命懸一線」,國際社會必須加大對阿富汗人道主義行動的力度,以拯救更多生命。


在這個全球化的世界,我們還必須認識到, 極端分子彼此助長。國際和國家政治領導人有必要以身作則,採取強硬立場反對仇恨言論和煽動仇恨。

4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