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MMUNPA

📍恐怖主義的防治與難民危機(一)


不管是居住在阿富汗斯坦最為偏遠的村落的居民,還是居住在不列顛尼亞的鋼鐵叢林中的居民,每個人都會對一個「威名遠揚」的名詞毫不陌生──恐怖主義。國際社會對現代恐怖主義的概念最初構建於1946年由以色列極端復國份子引致的大衛王酒店爆炸案中,不過這在當時並沒引起太多關注;要使國際社會重視起對恐怖主義的關注還要等到1972年的慕尼克慘案,這次事件使得大部分國家都組建新銳反恐部隊以應對日漸增加的恐怖主義危機。


在2010年阿拉伯之春中,整個舊阿拉伯世界受到來自社會各方面的沖擊,而在多個阿拉伯國家爆發危機或內戰後,受到恐怖主義組織趁虛而入。在其之中,最為著名的便是伊斯蘭國(ISIS),作為一個同時與伊拉克、敍利亞等國對抗的恐怖主義組織,製造了大量的流血事件導致地區不穩定。


🔖恐怖主義與難民危機之關係

根據聯合國人權辦對恐怖主義的定義,恐怖主義是指通過威脅、實施暴力等手段來恐嚇或脅迫民眾或政府,它可能造成死亡、重傷或劫持人質行為。聯合國難民署資料指出,難民的成因是由於戰爭、種族、部落和宗教之間的暴力鬥爭,使當事者畏懼因種族、宗教、國籍、政治見解或於某一特殊團體而遭到迫害。全球約有 2,600 萬國際難民,其中超過三分之二均來自五個國家:敍利亞、委內瑞拉、阿富汗、南蘇丹和緬甸。


需要認識到,一般而言,難民潮的源頭往往是一個地區的程度激烈的社會動盪,例如:戰爭或政變;這種動盪使得當地居民不得不放棄他們的日常生產生活而選擇逃往其他較為和平安全的國家。一個經典的例子便是敍利亞和伊拉克等地的居民由於當地持續不斷的動盪而不得不以土耳其為目的地或中轉站以逃往較為安全的國家,導致歐洲國家自阿拉伯之春以來便深受難民潮影響。


同時需要提到的是,因戰亂而產生的難民,在他國(一般來說是位於非戰亂地區)接受保護時沒有得到保障,反而備受歧視,從而滋生難民與他國緊張關係的根源,隨著關係惡化(期間有這恐怖組織的宣傳和兩國群眾自身的社會關係衝突原因),部分難民把矛頭指向他國,於是向恐怖主義方向有所傾斜。可能這部分難民不一定會變成恐怖組織的一部分,而是帶有恐怖主義的個體,在他國展開襲擊,而這類原子式的恐襲行動又讓本國群眾對於難民的態度更加厭惡,從而讓上面所提到的關係惡化不斷發生。


如果恐怖主義氾濫的國家自身沒有足夠力量去壓制,而是尋求他國組成的准軍事或軍事力量介入,那麼他國軍事力量在本國的行動所造成的傷亡與損傷,通過恐怖組織的誇張化宣傳,通過激進的方式增長本國國民的民族性或排外性,同時長期無建設性的軍事行動加深當地群眾對於他國的仇恨,使得恐怖分子的來源不斷增加。


🔖恐怖主義現況討論及分析

🇦🇫阿富汗

在1996年至2001年時,塔利班執政,為拉登領導的「基地」恐怖組織提供庇護,因此阿富汗被世界孤立。除此之外,當時全世界約有兩萬人在該地接受訓練,學習如何發動致命的襲擊,因此亦被稱為「恐怖主義大學」。


而於2001年的911事件結束後,美國所支持的阿富汗政權翻了塔利班政權,並建立民主制度。其後於2015年,即北約停止作戰行動的後一年,塔利班開始發起一系列的暴力攻擊行動,如自殺炸彈、汽車炸彈等。最後於2021年,塔利班利用一個多月時間便控制了阿富汗,重新掌權。


於2021年前,難民危機成為了影響全球的問題,而當塔利班重新掌權後,此問題變得更嚴重。因宗教原因,經受戰亂的阿富汗民眾及一些無法接受塔利班政權的民眾大批前往鄰近國家。雖然吉克斯坦、烏茲別克和伊朗都設有難民營,但亦供不應求。


阿富汗位處於擁有多元族群和文化的東南亞,而且該地亦有龐大的穆斯林族群。近年來,隨着全球資訊流通的便利與迅速,透過互聯網及社交媒體宣傳恐怖主義理念給年輕人變得更加容易,使許多青年自主前往中東加入恐怖組織,甚至成為自殺炸彈客。


除此之外,該組織利用宗教的影響力向信徒及其他人士灌輸偏激的思想,使其支持組織的運作並參與在武裝鬥爭中。於2015年中,由皮尤研究中心發展的報告中曾指出,馬來西亞有百分之十二的穆斯林對伊斯蘭國有好感,因為當地穆斯林人數衆多,因此稍微煽動一下,便會加入組織。


🇮🇶伊拉克

於2017年及2019年,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分別被美國,而美國白宮亦於2019年3月宣佈IS組織已經被正式消滅。但實際上,其成員只是暫時隱藏於民眾之間。於2020年,其就策劃了至少六百起的攻擊案,至少數百人因此而死亡。同時,其亦攻擊正規的軍隊並殘殺新兵。

雖然現時伊斯蘭國被打擊,但亦顯露出伊拉克軍隊的鬆懈及其在收集信息過程中存在着巨大的漏洞。因長期以來IS組織便是不斷攻擊軍隊薄弱的位置,並發動伏擊。現時,軍隊亦沒有前往村莊內繼續追捕其殘餘勢力,使伊拉克的安全存在隱患。


於伊拉克,極端組織的出現主要是因為其想塑造出自己設想中的伊拉克社會。當中有兩大原因,分別是自由主義、左派及其他模式提供不到專屬於他們的文明復興計劃,其次則是因為存在排斥、邊緣化、逮捕和清除某個教派的政策。


同樣地,其亦是通過宗教的形式去進行資訊的灌輸及以此類團體來招募成員。雖然恐怖組織伊斯蘭國於2019年被消滅,但其成員實則只是隱藏於民間,以分裂成許多個小型單位來影響着人民的思想。






1 次查看0 則留言